WOW纪念

不玩魔兽很多年了(也就几个月而已)总结一下,并推荐个魔兽玩家写的小说,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全集,最喜欢里面的第11章,在后面引用一下,还有第16章老雷也蛮好玩,特别是把双立人刀称为紫色武器,很有创意。

在暴雪说要有魔兽世界开始我就盼着,从公测的第二天就开始玩了(第一天注册了,客户端没有下好)。结果一直到公测结束我也没有到30级。俺对练级就是没有兴趣,喜欢钓鱼做饭采草药搓绷带。一直到老公开始玩儿以后,我的级数才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。

上来我就选了德鲁伊,因为会变形。第二个人物是人类圣骑士,男滴,原来是想帮老公练滴,结果老公自己开了个女法师号,后来就只好一直我用男号他用女号这么凑合着了。

第一次到荆棘谷偶是游泳过去滴,从暴风一直游过去,还挫了速游药水。话说路上碰到银英,挑战被打死2次,淹死n次,被老妈发现半夜不下线,勒令关机一次,到了荆棘谷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。路上收获荆棘草一堆。

曾经迷上了魔兽的插件系统,也自己写了插件,YiXiaMainbar,好像是这个名字,就这个插件至少耗了我一张点卡。

唯一能显示我是老玩家的标记就是老公帮我弄得黄锤。挖光了我,老公还有堂弟身上所有的金币。

魔兽世界中的可爱玩家第十一章 阿丫

作者:小斧 (一区国王之谷人类战士) 邮件:rosbicn@hotmail.com

魔兽世界中交到朋友的途径很多,小斧和塔库米是打架认识的。之所以打架是因为阿丫。

阿丫的男朋友叫秀衣,据阿丫说,秀衣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子,干干净净、斯斯文文,公司里老板赏识、同事尊重、客户喜欢,邻座的阿丫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。

第一次和秀衣出去吃了晚饭以后,阿丫就成了秀衣的女朋友。第十次出去吃晚饭的时候,他们已经开始谈婚论嫁。

两人凑巧都是魔兽迷,自然而然的,约会地点很快转到了魔兽世界。

9级的时候,两人相伴去南瓜田杀公主。

“公主”是一头母猪的名字,边上总是跟着两个猪男友做保膘。这类任务是魔兽世界一大特色:恶搞!

阿丫和秀衣刚到地方就看到一个傻战士正和三头猪抵死相拼,转眼就要命丧猪口,身为牧师的阿丫本能地上去加了把血,救下了这个差点变成猪食的小废柴,也就是我,小斧。

“等他死掉,我们就可以打公主了。你救他杀了公主,我们又要等5分钟公主才会刷出来。你真是多事。”秀衣埋怨道。

在网络另外一端的我当时自然没有听到这些话。小斧很开心地谢过他们,加了两人为好友,陪他们一起等了5分钟,又杀了次公主,算是回报。

后来秀衣成立了工会,做了老大。

阿丫说秀衣在游戏内外完全是两个人。生活里他儒雅,游戏中他蛮横,而且喜欢在工会频道训斥人,让对方下不来台。小斧不在他们的工会,只是有次和他们下暴风城监狱副本时候领教过。

当时和他组队的4人给他训了个遍,最惨的就属阿丫。秀衣是术士,他一会儿抱怨阿丫没给他加血,一会儿又抱怨阿丫没给他宝宝加血,不小心团灭了又说阿丫加血加太多引发怪物暴动……

从那以后,就很少看到阿丫和秀衣组队了,估计她是怕他了。

好像也就是从那天开始,阿丫喜欢上了用她的商业技能免费给其他玩家做包包。她每次上线,都要花至少一小时做包、邮寄包,给那些向她要求的朋友们。

有些玩家会带材料给她,不过更多的是连谢都不说一声。她变得很穷,级别也长得特别慢。

我问她这么做的理由,她说看到很多人缺少包包,就想帮助他们。然后她说了个故事。

从前有个父母双亡的女孩,她一无所有,除了衣服、帽子和一块面包。

田野里,她遇到有个穷人要她的面包,她给了;山脚下有个奶奶要她的帽子,她给了;森林里面有个孩子要她的衣服,她也给了。

不再有人来了,女孩孤独地站着那里,陪伴她的只有天上寂寞的星星。忽然间,星星掉了下来,变成了金币。

我说,阿丫,那是格林童话啊,而且还漏了一句:那女孩冻死了,金币是她的幻觉。

阿丫说,小斧你净瞎说,冻死的是卖火柴的小女孩,不是这个。

正说着,塔库米来了,来了就要和我决斗。

塔库米也是战士,比我还高一级。不过他转身很慢,我总是能绕到他身后,所以他很少能打中我。

打了5场,他都输了,可他还要打。我问为什么,他说,他爱阿丫,爱情是排他的,不准我和她靠这么近。

我赶紧退后了几步。

就这样我打架认识了塔库米,原来不知何时开始塔库米一直为阿丫的慈善事业天天打怪收集材料。

有天阿丫忽然问我,人在现实和游戏中的性格哪个是伪装、哪个是真实?

我知道她在问什么,沉吟许久说,

“男人要结婚是为了找一个港湾,在那里可以完全放松自己。打游戏的时候呢,他们是完全放松自己的。”

阿丫马上说:“小斧,你说的这句话是我平生听到过的最绕弯子的话了。你何不直说我不该和秀衣结婚。”

我无言以对。劝人分手太掉人品了呀,怎么能不绕弯子。

阿丫和秀衣终于分手,阿丫说秀衣在公司里依然那么优秀,他们的分手让很多女孩暗自开心。

可是很多男孩子也在暗自开心呀,我劝慰阿丫说。

在塔库米疯狂的追求下,阿丫终于答应见面。

昨天,他约阿丫在地铁一号线终点站接头。阿丫问她该怎么找他,塔库米说她到了就会知道。

今天我一直在等阿丫,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心痒无比。

阿丫上线了。

小斧:“找到他了?”

阿丫:“嗯。”

小斧:“怎么找到的?”

阿丫:“塔库米举着一个好大的金黄色问号。”

小斧:“汗……”

阿丫:“车站上好多人围观。”

小斧:“可以想像。后来呢?”

阿丫:“塔库米在广场开始放焰火。”

小斧:“瀑布汗……”

阿丫:“好多焰火,象满天的金币。”

小斧:“他向你求爱了?”

阿丫:“是。”

小斧:“答应了?”

阿丫:“没。”

小斧:“?!为什么啊?!”

阿丫:“她是女孩子。”

……

4 Responses

  1. Mao says:

    wow里的公主总是很"美"的
    会写插件的WOWER很少了..你不玩.真是wow的损失啊

    • yixia says:

      中国玩家好像对pk比较有热情,不过每次我玩儿网络游戏最后总是落到研究插件,写脚本,都理顺了,撤退。wow自己开放了api真是好啊

      • Mao says:

        wow乐趣很多的,战场..小FB..大FB..弄插件...收集宠物..看任务..等等..我以前是FB狂...开荒怕了..所以TBC做了悠闲玩家

  2. Leo says:

    只看懂了你写的那些……